从“成康之治”政治到“德治主义”看古人的施政理想

政治 1

1.

“为政以德”是至圣先师推行的政治考虑主旨内容之一,孔丘首要强调道德对政治生活的控制功用,主张以道德启蒙民众,做为主公治国的标准化。

孔圣人把战国最初周公旦,做为后世统治者学习榜样来加以推广,周公旦在夏朝树立初期推广“仁政”和“明德慎罚”,也是至圣先师极力倡导治国理政的考虑,并毕生倡导周公的“礼乐制度”。

商朝初年,君王以礼治国、崇尚道德教育、实施惠民政策和严厉执行法制,创造中国最早太平盛世“成康之治”。

“成“”是周朝第二代天骄姬诵的谥号周成王,“康”则是周成王的幼子姬钊的谥号周康王。

在周成王和周康王统治时期,是任何有穷八世纪国运中,国力最发达的时期,春秋时期编著的史籍《竹书纪年》中记载:“成康之际,天下安宁,刑措四十余年不用不用”,在这一时期人民生活安稳,国家设置的刑事、刑具四十年都没有运用过,《左转.昭公二十六年》记载周景王的幼子,王子朝曰“昔武王克殷,成王靖四方,康王息民”,可以见见在周成王平定四方,让诸侯来朝拜,周康王统治时期能够积极令人民休养生息,体贴公民的利益,使当时经济发达,文化繁荣,社会安定。

周公旦像图片来源于网络

看着孩子睡熟的、粉嫩的小脸,一直不太热衷国家大事的我,突然对国家的前景有了划时代的关怀——这一个没有被征求意见而被粗鲁带到人世的小生命,以后要过怎么的活着吗?作为叔叔的本身是不是对他的前景所有不可推卸的权利呢?

2.

周武王姬发灭商后,不久就因病去世,死后她的幼子姬诵继立,这就是周成王。

可是姬诵继承战国大统时候,如故个子女,对于治国理政一窍不通,不懂政事怎么着处理,由于有穷恰好创设,政权还不稳固,于是由她的叔父周公旦(姬旦)摄政来辅佐他治理新政。

周公旦是一位出色的革命家,他是周武王姬发的堂哥,周成王的二叔,尽心尽力辅佐年纪尚幼的周成王。

她遵照周国原有制度,同时参照商之礼,又通过协调增删修改,制定出一套巩固封建统治的社会制度,这就是后人法家极力表扬和注重的“周公之礼“”或“周典”。 

周成王在周公旦辅佐下,对内推行周公“以德慎罚”的力主,讲究勤政节约,《史记.周本纪》记载“民和睦,颂声兴”,对周成王时期加以赞颂。

周公是周武王姬发的表弟,在周灭商中,辅佐武王,作出了很大贡献,周灭商二年后,武王病死,由于周公摄政,武王的此外两个兄弟管叔和蔡叔心中不服。

她们分布流言,说周公旦有野心,有可能要总计成王,篡夺王位,周公听到传言,很难过,对周武王时期老臣太公望(姜尚)和召公奭说:“我为此不顾个人得失而承担摄政重任,是怕天下不稳。即便国家动荡,生民涂炭,我怎么能对得起列祖列宗,和武王对本身的重托呢?”

周公旦便顶住不少压力和猜疑,一手包办整个朝政,因为只有这么方能到位快捷、及时、行之有效地公布实施政令。

在这地点,周公旦显示出过人的谋略和果敢、雷厉风行的处置风格,为有穷的社会安宁、政治安定、经济的腾飞、法律的完善立下很大的功德。

即时周公的领地在鲁国,不过为了辅佐年幼周成王,自己从没去封地任职,让自己的外孙子伯禽去鲁国就任,他对将到鲁国封地居住的儿子伯禽说:“我是文王的幼子、武王的弟、成王的小叔,论地位地位,在国中是很高的了,不过自己每一日留意劳顿耐劳,谦诚待士,唯恐失去天下的乡贤,你到鲁国去,千万不要骄狂无忌。”

战国先前时期,广纳才女,周公旦惟恐失去天下有哲人的人,正当洗头时,假使有人来拜见他,他曾多回握着没有梳理的湿头发,吃一顿饭时,也数次吐出口中食物,迫不及待的去接待贤士,那就是成语“握发吐哺”典故由来。

没多长时间周武王的表哥管叔、蔡叔勾结纣王的幼子武庚,联合东夷部族反叛西周,周公奉成王命令,率师东征。

通过三年的紧巴巴交战,终于讨平了叛乱,打败了东边诸国,收降了许许多多有穷贵族,同时杀了管叔、武庚,放逐了蔡叔,彻底巩固了西周的统治。

周公平叛未来,为了增强对东方的控制,正式指出成王把国都迁到洛邑(今威海),此外周公封表二哥康叔为卫君,令其驻守故商墟,以管理这里的商朝遗民。

周通告诫年幼的康叔:“周朝之所以灭亡,是出于纣王酗于酒,淫于妇,以至于朝纲混乱,诸侯举义反抗,你到殷墟后,首先要求访这里的贤人长者,向他们求教周朝前兴后亡的由来,其次务必要爱国。”

周公又把上述嘱言,写成《康诰》、《酒诰》、《梓材》三篇,作为法则送给康叔。康叔到殷墟后,牢记周公的叮嘱,生活节俭,爱慕百姓,使地点吏民安居乐业。

周公摄政六年,当时成王已经长大,他控制还政于成王,在还政前,周公旦作《无逸》,以殷商的灭亡为教训,告诫成王要先知“稼穑之困难”,不要纵情于声色、安逸、游玩和狩猎。

周公旦让周成王务必听从节约,这样可以软化富人和贫民阶级争持,周成王坚守周公旦教诲,他对外不断攻伐游牧民族,用枪杆控制东方游牧部落地区,取得了好多交打败利,四方的游牧部落都来朝贺,对内向来坚称周公“明德慎罚”,百姓生活安居乐业。

到周成王老的时候,自己柔弱又有病,担心外孙子姬钊无法独当一面国事,于是又令召公奭、毕公高辅佐自己外甥姬钊。

周成王姬诵病死,外甥姬钊继位就是周康王,召公奭、毕公高携带诸侯,陪姬钊来到祖庙,把文王、武王创业的忙绿告诉康王,告诫他要节俭寡欲,勤于政事,守住祖先的基石。

姬钊在位时,不断攻伐东南各地的少数民族,掠夺奴隶和土地,分赏给王爷、大夫,曾经五遍大战中,周军俘虏了犬戎兵13000五个人,为了庆祝胜利,康王赏给参战的贵族盂,以1700多名俘虏,作为奴隶使用,并将此事用长达291个文字铸在鼎上,这只“大盂鼎”在北宋中叶被发掘出来,至今还陈列在“中国历史博物馆”。旧史家盛赞“成康之治”是政治大雪,人民安居乐业,歌颂声四起。

周成王和周康王统治时期,是战国最好强盛的阶段,史称天下安宁,刑具40余年不曾使用,故有“成康之治”的赞许。

周康王只做大盂鼎铭文图片源于网络

何人不期待自己的男女在一个美好的时代、美好的地段、享受美好的人命吧?那么,我期待的前景——我的祖国给自身儿女的前程是何许体统的啊?

3.

“德治主义”是法家创制的中国太古施政理论,被封建统治者长时间奉为正统思想,孔圣人说:“为政以德,譬如北辰,居其所而众星拱之”(出自《论语.为政》),意思是说圣上以德治理国家,就像北极星一样在天宇主旨,官员和公民就像天上其他的星辰拱卫北极星一样,围绕在她左右。

“在至圣先师、孟子和后世法家学者推广下,“以德治国”,后来逐级发展为以尊卑等级的“仁”为中央的研商连串,墨家基本上坚韧不拔“亲亲”、“尊尊”、“君君”、“臣臣”的规格,提倡“德治”,法家认为,无论人性善恶,都足以用道德去教育教育人。

这种教育模式,是一种思想上的改造,使民意良善,知道耻辱而无奸邪之心。法家认为“德治主义”治国,是最绝望、根本和积极向上的不二法门,是法律制裁办不到的。

孔丘的“德治主义”成为儒家最中央的政治理念,“德治主义”理论不仅具有分明的天伦政治意义和政治实践精神,而且对华夏几千年的政治文化暴发了远大的熏陶。

在华夏历史上,法家提倡“德治”起源于东周先前时期周公旦,大成于春秋周朝时期尼父和孟子,定型于晋代时期董仲舒,完善在唐宋时期,众多的法家学派的构思家例如韩吏部、朱熹。

周公总括殷商灭亡的来由,明确的提议“敬德保民”和“明德慎罚”,可是并没有提议用“德治”作为理论按照治理国家,为后人提供了上下一心撰写《周礼》等经典,为“德治”学说的创建提供了举足轻重材料。

“德治”的提议是来源于春秋末期孔丘,他指出“为政以德”,明示国王规范自己的行为,用“德治”理政、治国、统民,具备了以德治国的基本要素,他说:“道之以政,齐之以刑,民免而羞耻;道之以德,齐之以礼,有耻且格”(《论语.为政》),这句话的意味是说,以行政的指令管理百姓,以刑事手段处罚斯柯达,老百姓就算忌惮但是还是没有羞耻之心,以道德指点,以礼仪约束,百姓有羞耻之心,就能团结约束作为,遵从规范。

夏朝时期孟子,继承孔夫子的思索,在孔夫子的指出规范框架基础上,形成系统“德治”理论即“仁政”。

孟子认为“仁政”的内在根基在于凡人都有“恻隐之心”和性格的天赋就一些“善念”,“仁政”就是国家国王,做为统治者应该将自己内在的爱心,转化在主政民众上,就是所谓“推恩”。

孟子曰:“人皆有不忍人之心。先王有不忍人之心,斯有不忍人之政矣。以不忍人之心,行不忍人之政,治天下可运之掌上。”(《孟子.公孙丑章句上》)大致翻译过来就是”每个人都有爱护体恤别人的心态。金朝圣王由于怜悯体恤别人的心情,所以才有同情体恤百姓的政治。用怜悯体恤别人的心思,施行怜悯体恤百姓的政治,治理天下就足以像在手心里面运转东西一样容易了。”

孟子还出产出了详尽的国用“德治”来治理国家的方案,并且在作文里都有呈现,首先:“制民之产”,使民有“百亩之田”,“五亩之宅”,“老者衣帛食肉,黎民不饥不寒”《孟子.梁惠王章句上》。然后,“省刑罚,薄税敛”(《孟子.梁惠王章句上》),“取于民有制”(《孟子.滕文公章句上》)。最终“设为庠序高校已教之”(《孟子.滕文公章句上》),“申之以孝悌之义”,“壮者以暇日修其孝悌忠信,入以事其兄长,出以事其长上”(《孟子.梁惠王章句上》)。

传说曾参所作《大学》第一句话就披露:“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,先治其国;欲治其国者,先齐其家;欲齐其家者,先修其身;欲修其身者,先正其心;欲正其心者,先诚其意;欲诚其意者,先致其知,致知在格物。物格而后知至,知至而后意诚,意诚而后心正,心正而后身修,身修而后家齐,家齐而后国治,国治而先天下平。”可以观望,墨家学者,把执政者个人道德修养放在第一位,是执政者治理国家政务的基本要素。

到玄汉大儒董仲舒时期,他倡议德刑兼备,以德为主,就德治内容讲,一定要教育民众,“古之王者明于此,是故南面而治天下,莫不以教育为大务;立高校以教于国,设庠序以化于邑,渐民以仁,摩民以谊,节民以礼,故其刑罚甚轻而禁不犯者,教化行而习俗美也。“(《汉书.董仲舒传》)。

第二君紧要实施“仁政”,缓和贫富对峙,董仲舒主持“限民名田,以澹(赡)不足”,“塞兼并之路”,“薄赋敛,省徭役,以宽民力,然后可善治也”,董仲舒还主张“抑兼并,废奴婢,除专杀之威,不与民争利”,反对专任商法,不提倡以德代刑,他倡议“德重刑轻,德厚刑薄,德百刑一”。

在董仲舒的推波助澜下,法家的“德治”理论趋于成熟,汉武帝接受董仲舒的提出,“废黜百家独尊儒术”,在学术和仕进上,儒家被定为尊贵,统治中国达两千年之久,是神州保守专制的严重性组成部分。

法家的“德治”成为后世皇帝治世理想,纵观历史上,贤德始祖大都赞同法家的“德治主义”,中期出现的东晋“文景之治”、唐朝“光武中兴”,吴国“贞观之治”等发达时期,都会表彰当世君王“以德治民,休养生息”,以“成康之治”来自比。

尼父邮票图片来自网络

从哪些角度说吗,就从社会阶层来说呢。

假如我的儿女长大了,和自己同一,受过一定的启蒙、有一份收益较平稳的工作、承担一点社会责任——套用西方的词,就到底“中产”吧。我不希望她的活着和现行的中产阶层一样,成为“房子、车子、孩子、票子、位子”的奴隶,终日辛劳、焦躁、心事重重,而除此之外这个,精神世界一片荒芜和破败,思维钝化、暮气沉沉,不会因感动而流泪,也不再对其它世间事而冲动,生活不用审美经验,连追求爱情也丝毫必较、首鼠两端,甚至懒得用诗和角落装点苟且的门面。我希望她分外时代,所有的中产阶层都能过得文雅知性、从容淡定,有机遇去关爱精神生活和知识产品,都能有点自己的天性和坚强。

若果我的儿女长大了,成为城市里最常见的劳动者:比如他也许是超市的店员、而她的女婿则可能是出租车司机——那么我愿意他活得有尊严,也绝不太有,象二〇一〇年感动世界的智利矿难中获救的矿工一样就可以了。反正不要象现在如此:主管一句话,说解雇你就解聘你,一生子女就丢饭碗,或者一天工作16个钟头还挣不够养家糊口的钱,而房屋又是天价。一句话,我不希望我的做体力劳动者的孩子成为血汗工厂的致富机器,而赚的钱也就是马克思(马克思(Marx))所说的多余价值——都不领会被何人剥削了。

假使我的孩子长大了,出息得很,成为“上流社会”的一份子了:比如成了有权人或者有钱人了,则自己梦想这时所谓的“上流社会”能名副其实的“上流”——成员们都能光明、智慧和有节操。别象现在一样,到处洋溢着“下流”:不仅贪腐、通奸而且杀人,或者某些个大佬共同一个爱人,或者造假撒谎圈钱,然后脚底抹油溜之乎也。而且,也别那么暴发户,恨不可以把世界上的拥有的LV和玛莎拉(Zara)蒂都买下来,用所谓的高品味来证实灵魂的低段位——我盼望自己儿女长大时的“上流社会”可以通晓区分高贵与低下,能够有所为有所不为,不问可知,是能够领略并努力着优雅和温文尔雅。

若果自己的子女成为农民,其实在当今的户籍制度下这一点不太可能。我希望她至少能阅读到高中毕业,能有属于自己的农机,能靠经营自己的土地、靠劳顿耕耘养活自己。她挣钱的出路不再仅有进城打工——即便打工吧,我愿意他也能靠我努力拿到和市民同样的地位,而不再因为是“农民工”而被赶走。最好,她能有机遇参预政治活动,能生出充裕多的声息,而不仅是摆设。在她的山村附近,要有超市、学校、医院、养老院、电信局等等和市民一律的生存设施,而这么些设备则要和城市里的设备质量大多,别电视机无信号,或者买到的干红都是工业酒精勾兑的。最要害的,我梦想她的父老乡亲们万一乘火车或飞机暴发意外,可以和市民和“上流社会”的人同样,得到一致多的赔付。

假使都像自家愿意的那么,我就放心了。或者,我该象当年的鲁迅一样,说一句:救救孩子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